对我来说的电通

对我来说的电通。

 

上个月,中村阳三先生去世了。享年84岁。

他一直到去年秋天来看我父母

他曾长期担任电通公司的副总。我们从心底里祈祷他能安息。

我和中村相识是在我7-8岁的时候吧,不,可能更小的时候。因为父亲是电通的广播电视台长,所以当时的工作人员中村先生、丸山先生(已故前电通大阪支社长)、下条先生(前都市开发局长)经常聚在自己家里,开心地开派对。

大家真的很喜欢派对,其中也有留宿的人,经常早上醒来发现有一个不认识的叔叔,所以我小时候没有时间去害羞。ww

 

我给大家表演魔术,唱布施明的歌。俨然是次子招待大家的样子。

 

仍然健在的我的父亲非常喜欢电通。即使是小时候,也喜欢听大人们谈论电通欢快有趣的企业文化,以及在电视和电影行业的成功经验。

 

特别是在一年一度的电通体育节上,很多喜剧演员(因为是在大阪,所以更像是艺人)都来了,让这里变得很热闹。奖品也很华丽。

 

另外,当我成为一名初中生时,由于父亲每天都把电影试映票带回家,我才能比别人先看到好莱坞的电影。

 

1996年(25年前)父亲退休后,我再也没有听说过电通的好日子。父亲经常回忆说,他在电通的生活是幸福的。“我特别幸运,在互联网出现之前就已经退休了。”他总是以开玩笑的口吻说这句话。

 

父亲退休后的第二年,我从东北新社辞职了变成了无业者。当时,中村先生是电通公司的副总裁。他非常担心我的前途,邀请我加入电通。电通有规定,不可以同时雇佣父母和孩子,不过幸好我父亲刚退休,所以规则上是没有问题的,但最终,我还是决定去索尼。

 

命运不得而知。最近,我二十几岁时经常一起玩的榑谷君当上了副社长,本来我觉得很厉害,但与国家的勾结、汐留公司大楼的出售、历史上最大的赤字等问题堆积如山,却让我看不下去。虽然每个人都是很棒的人,但作为企业却很差劲。

 

这里期待交榑谷君的领导能力。

 

(照片是当时的电通社长吉田秀雄委托设计总公司大楼的建筑家丹下健三设计的模型)「筑地再开发计划」(1964)的一部分。

 

 

 

◆参考

每日新闻“讣告中村阳三84岁=原电通(现电通集团)副社长”
https://mainichi.jp/articles/20210105/ddm/041/060/068000c

NewsPicks「我们不再是广告公司」他就是电通的交错谷典洋(董事、副总经理、执行董事)。

https://newspicks.com/news/5391740/

专栏一览作者一览版面
刊ゲンダイ「又是经产省…在2005年度至2007年度期间,向电通公司委托了42个案例,价值403亿日元。」

https://www.nikkan-gendai.com/articles/view/news/274561

AERA:「电通总部大楼售价创新高的背后,外国投资者正在「买下日本」」。
https://dot.asahi.com/aera/2021020800024.html

SankeiBiz「电通录得创纪录亏损1,595亿日元,反映海外减值亏损」
https://www.sankeibiz.jp/business/news/210215/bsc2102151734003-n1.htm

等待拆除的丹下健三的电通总公司大楼~梦幻的筑地再开发计划~

https://bit.ly/3jSW4Q3

 

2021年2月16日 10:25
浏览量:0

文章归档

分类目录

SHARE

OFFICIAL

CONTACT